爺爺的軍功章

崔忠華

爺爺有一枚特殊的軍功章,它由一方白色粗布製作而成,上面有三四個大紅印章,書寫“崔方田”、“二等功臣”等幾個大字,還有一些小字,已經模糊不清了。

軍功章是爺爺參加淮海戰役時獲得的。爺爺説他是戰場入伍,當他們擔架隊跟隨隊伍打到“某某集”的時候,由於戰鬥激烈,部隊減員嚴重,在上級領導的動員下,他和連長等一部分人拿起鋼槍入伍,衝入了腥風血雨的戰場。戰役勝利後,他們連隊一共獲得兩個獎章,他和連長因為表現勇敢,殺敵眾多分別被評為二等功臣和一等功臣。

爺爺之所以表現積極、不怕犧牲,這還要從他小時候説起。

爺爺七、八歲就沒有了父親,跟着小腳的老奶奶和三個兄妹艱難度日。為了給爺爺找口飯吃、不被餓死,十二歲那年,老奶奶把帶着弟弟要飯的爺爺,託人送到了北京一個車行做學徒,學徒三年並簽訂了生死文書。爺爺的師傅是個開明人士,非常可憐和疼愛這個小徒弟,出師後依舊讓他在車行工作。

爺爺的師傅暗中幫助共產黨,經常帶着爺爺出城給八路軍修理車輛,爺爺説每次出城都是他最快樂的時光,八路軍不但不打人,還給吃的,並和他玩耍,逗他開心。

後來,爺爺受師傅教誨去了西安支持抗日,在西安飛機場後勤處修理各種車輛。由於爺爺的技術好,又善於發明創造,受到了機場同事們的好評。在物資奇缺的戰爭年代,沒有“千斤絲”就用鋼絲自制,沒有黏油就用食油油渣和黏土配製,沒有車軸裏的鋼珠,就用鐵圈代替,什麼困難也難不住他。

奶奶在老家生病了,爺爺被迫離開了西安飛機場,歷經千辛萬苦回到了寧津侍候奶奶,從此他再也無所作為。

在淮海戰役前夕,村子裏大擁軍活動高漲,爺爺和弟弟都報名參加了擔架隊。但是按照規定他們只能一人“出夫”,爺爺心疼弟弟,怕他吃苦受累,或有生命危險,讓他在家照顧家人,爺爺隨部隊出發了。出發的那天,奶奶親自為爺爺帶上大紅花,囑咐他多立戰功。

爺爺時常冒着槍林彈雨將傷員從陣地上搶救下來,他學會了聽槍炮聲——當聽到笛哨一樣的槍彈聲,説明它離你很遠,你可以從容不迫的搶救傷員;當你聽到撕扯布匹的聲音時,炮彈離你很近,應當及時尋找掩體躲避。

有一次爺爺“掛花”了,正當爺爺的隊伍行軍到一座橋樑時,恰巧騎兵大部隊回撤,他躲避不及,被戰馬踩倒在地,胸口上鮮血直流。幸虧爺爺努力一滾,滾到了橋下的水中,被連長和戰友們救起倖免於難。傷口癒合之後,留下一個像圓圈狀疤痕,爺爺自嘲的笑稱它為“馬蹄花”,説這是他的軍功章,這也是他的一生的榮耀。

淮海戰役勝利後,爺爺揹着步槍、手榴彈回到家鄉,他把槍支彈藥交到寧津縣民政局。由於縣民政局登記的他是“出夫”,所以沒有受到退役軍人的待遇,但爺爺毫無怨言。

爺爺把軍功章藏在了他和連長合影的像鏡裏,從沒有和其他人説起的榮立戰功的事。在家鄉,爺爺勞動從不惜力,經常做好事,義務為村民修理各種車輛,就連一些必備的配件,也是免費提供。三裏五村,一旦提起爺爺的名字,沒有不豎大拇指的。

如果不是我蹬牆爬杆、弄鬼掉猴的打碎了爺爺的像鏡,還真不會發現爺爺的軍功章。從此之後,爺爺才陸陸續續的給人講述救死扶傷,戰場殺敵的一些故事。

如今,爺爺早已離我而去,但他是那樣的模糊卻又真切。每次想到他,我似乎就能看到戰旗獵獵、硝煙瀰漫的戰場;就能看到他和連長一起衝鋒陷陣,奮勇殺敵的身影……

德州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:

①凡本網註明“來源:德州新聞網”的所有作品,版權均屬於德州新聞網,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、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範圍內使用,並註明“來源: 德州新聞網”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
②凡本網註明“來源:XXX(非德州新聞網)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,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③鑑於本網發佈稿件來源廣泛、數量較多,如因作者聯繫方式不詳或其它原因未能與著作權擁有者取得聯繫,著作權人發現本網轉載了其擁有著作權的作品時,請主動與本網聯繫,提供相關證明材料,我網將及時處理。